由于QQ、微信已禁止访问该网页╮(╯▽╰)╭,分享时请注明从浏览器打开。 发文前请务必阅读版规 | 发帖须知!!!

[授权搬运]APH/丝路组-[黑猫] By:镜中玄灵



  • 从此西方再无他的消息
    
    海岸上的精灵再也听不到他的歌声。
    
    • 12年老文,正文国设长篇已完结,本文为番外篇 ,本篇CP向为:丝路组 原文是分了不同CP的all耀文。

    为了防止踩雷以及字数限制,这里将每个CP的篇目分别放出,其他CP的文章请看合集。

    • 角色因时代背景不同而性格不同,请勿抨击角色.

    • 文中一切注解皆为作者原话

    • 一切权限归原作者所有.


    以下正文:

    《黑猫》 丝路组 番外

    纽/约到北/京的班机上,连续开了N天会的王耀几乎是一坐上飞机就立刻靠着窗子睡着了。

    大概是因为太疲惫,竟然还做了个梦。

    或者说,一段年轻时的往事。

    这么多年过去,王耀总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把太过遥远的过去彻底忘掉,毕竟如今要记住的事情太多,而那些陈年旧事又那么无关紧要。可古老的记忆总能顽强地抵过千年光阴的销蚀,如海潮般出现在自己的梦中。

    只不过,那些记忆,越来越像个虚构的故事,而自己,也渐渐变成了沉默的观众,看着银幕中年少轻狂的自己说着如今再也说不出口的台词。

    ——喂,喜欢唱歌的大个子,再弹着你的诗琴唱一首呗。

    ——什么?有条件?!朕是世界的主人,听你唱歌是你的荣幸你知道吗?!

    ——你才是霸主?!哈哈,看在你还是毛头小子,我就不嘲笑你的狂傲啦,哈哈哈……

    ——好啊,打赌吧,如果你能打到我家门口,我所有的好丝绸任你挑!不过肯定是我的军队先荡尽万里黄沙让你的虾兵蟹将们长长见识啦!到那时候,呃……

    ——到那时候,你天天给我唱歌好呗?

    端着鸡尾酒的乘务在过道中间走过,两侧的乘客要么在看电影,要么在座位上吃东西聊天。

    经济舱就是这么乱哄哄的。

    乘务摸摸下巴上的胡子,抬手随意打了个响指。喧闹的乘客立刻不见了,轻松地好像删除了一段程序。整个机舱只剩下一个熟睡的亚/洲乘客,对突然安静下来的周围毫无反应,窗外的阳光在其侧脸铺上一层柔光。

    乘务露出满意的笑容,扶正了插在西装胸口口袋的鲜花,端着酒在仅剩的乘客旁边坐下,仿佛他本来就不是空乘人员,而是这位乘客同行的友人,翘着腿看了一会儿身边人的睡颜,叉起手指悠闲地哼起歌来。

    终于睡觉的人被吵醒了,平稳的呼吸停了下来,打了个哈欠。

    “午安,睡得怎么样?”

    “如果飞机可以开窗户,我已经把你扔出去了。”黑色的眼睛从缓缓睁开的眼帘后显现。

    高大的欧/洲男人嘿嘿一笑。

    王耀看着面前这张笑脸,心中一怔,表情却没有变化:“这么久不见,我还以为你终于肯乖乖去天堂了。”

    “不不不,像我这样英俊到罪孽的男人,天堂那种地方不适合我,太禁欲了。真正的乐园在人间,我现在天天坐在地/中/海的金色沙滩上弹吉他,周围都是比基尼美女,这才是我的天堂呐!”

    王耀一脸嫌弃地往远处挪了挪:“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对年轻女孩子有兴趣?会有姑娘愿意靠近你这个老淫贼?”

    “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成熟的帅大叔知道吗?”男人自豪地摸着下巴上的短胡子,朝王耀挤挤眼,“何况我的心依然和少年一样年轻火热啊!”

    知道男人是在说笑,王耀终于勾起嘴角:“那你放着比基尼美女不去看,跑来这里干什么?”

    “你知道有多少女人自从见到我以后日日夜夜都沉浸在思念中,无时无刻不在心中呼唤我的名字……”高大的西欧男人捏起鸡尾酒杯递给王耀,“唯独有个薄情的美人,只有在悲伤孤独的时候,才会在梦中想起我的身影。”

    王耀接过酒杯,但是递来酒杯的人却迟迟不松手,王耀不由地抬起眼睛。

    ——高个子男人棕色的眼睛闪动着地中海阳光般温暖的光亮。

    “我的小不点美人又为何伤心了?啊,也对,差点忘了你也曾是个英雄嘞。

    说起来人类的历史上有好多英雄啊,多少用生命解释传奇的人,呵,那些功业可真是很了不得!我也为他们骄傲!可你说,这些英雄,哪个不是像烟花一样,一生不过一次炫目的燃烧,英雄可以创造时代,但英雄只能属于一个时代,如今时代换了,英雄就只剩下回忆了。

    英雄的回忆可是一场绝世盛大的宴席。

    金色的大厅,不灭的灯火,永久的喧哗。那些宿敌,那些挚友,回溯时间的洪流,在席间开怀畅饮,笑谈当年的金戈铁马,那年的豪情壮志。

    而当英雄从回忆中转醒,宴席顷刻消散,唯剩一个人坐在夜空下,月光如注,树影旖旎。宿敌已死,挚友九泉,只剩下垂垂老矣的自己,面前是新到令人颤抖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里,主角将不再是自己。恍惚间伸出的右手,举着当年的美酒,却再也听不到那醉人的碰杯声,只有夜风带着那首悠远的,悲凉的歌谣,从天地间袭来。

    那首名为英雄迟暮的悲歌。”

    王耀注视着男人的眼睛,片刻后拨开后者的手,闭眼品尝杯中的蓝色玛格丽特。

    “看来把妹的经验确实有助于你文学素养的提高,可你知道文艺青年和中二青年只有一墙之隔吗?”

    面对这样的回答,高个子男人眼神复杂。

    “大秦,我已经不是以前的赛里斯了,你在我这里找不回过去的。”王耀淡淡说,“现在我不过是一个敬业的公职人员,一个精打细算的商人,偶尔充当一下家庭主妇的角色。你根本不认识这个王耀啊,让一个不认识的人记住你有什么意思呢……”

    “这些只是你给自己带上的面具。”男人指指王耀的脸,“有些面具,是带给别人看的,而有些,是带给自己看的。你用逐利者的面具伪装自己,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过去的束缚,像商人一样只以金钱为目的参与交易。可你骗得过一些人,却骗不了所有人,也骗不了你自己。“男人又指着王耀的心脏,“现在你可以为了卑劣的交易同自己的敌人举起香槟,但你无法使自己的内心不痛苦。你以为自己可以掩埋不堪的回忆,但旧日悲伤的火焰却灼烧着胸膛。”

    王耀捏紧了酒杯。

    “这不由我选择啊。”

    王耀放下酒杯,打了个哈欠,向后靠去。

    “男孩小的时候想做一名船长,可是他只有一艘小艇,在大海上追风逐浪,看着缓缓驶过的巨轮发呆。男孩长大后,终于有了自己的四平八稳轮船,却开始羡慕偶尔从船舷掠过的快艇的自由烂漫……庞大的历史,有时能带来荣耀,有时却太过沉重。”

    “你太累了。”因为体格的原因,男人坐在经济舱的椅子里稍显拥挤,此刻左臂支在前面的椅子靠背上,撑着头温柔地看着哈欠连天的王耀,“想放弃吗?路是没有尽头的,总有一天你要停下来——当旅行太过痛苦的时候。”

    而王耀只是摇摇头,靠着窗户凝视机窗外缓慢流动的云层,带着困意的表情愈发柔和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王耀对着窗外,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:

    “……有时候,当你站在战火肆虐后焦黑的废墟上,你忍不住会怀疑:

    在这样的黑暗后,还怎么可能会有光明?

    人类将自己的丑恶本性暴露无遗以后,还如何再去相信善良与正义?

    当你明白再伟大的时代也终将以堕落和腐朽作为结局,还如何拿出勇气与希望义无反顾面对新的时代?

    可是,你每一次都看到,再黑暗的长夜也终将迎来黎明,而善良和正义也将继续被赞颂。战火肆虐后的废墟上,将建起新的城市,比原来更加繁荣,更加美丽……而人类,也将继续由新的生命去谱写他们的文明。”

    说到这里时,王耀的脸上是温柔的笑意。

    “所以,即使身处黑暗,你会忍不住去相信,相信一定有未来可以期待,相信一定有一些永恒的东西,值得你继续走下去。”

    说完这些,王耀就靠着窗户闭上眼睛。此刻他的神情,安详得不可思议。

    看着这样的脸,男人不禁笑着叹了口气。

    “看来我专程跑来也没用,我本来还想说服你和我一起享受退休的夕阳红时光呢。”

    “和你一起坐在地/中/海沙滩上弹吉他吗?很遗憾,我只会拉二胡,我们两个坐在一起倒像是卖唱的。”

    男人无奈地笑笑,扶过王耀的脑袋使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,王耀没有拒绝,闭着眼睛依靠在对方的肩头。

    ”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你肯定已经走了吧。“

    ”是啊。“

    沉默了一会儿,王耀轻声说:

    “喂,大秦,再给我唱首歌呗?”

    “好啊。”

    午后明媚的阳光充满只有两人的机舱,男人又哼起了低沉的歌:

    “……

    风吹过他飞散的头发,

    浪花在他身上闪烁。

    人们看见他的强大与俊美啊,

    如飞马奔驰在海上。

    ……

    从此西方再无他的消息

    海岸上的精灵再也听不到他的歌声。”

    “哥,飞机降落了,醒醒。”

    王耀头一沉,猛的醒来。

    “已经到北/京了?……啊,脖子好疼……”

    四下环顾,走道上的人们正朝着舱门聚集,梦里安静如世外的机舱又充满了说话的喧闹声。

    王耀揉着酸痛的脖子拎着公文包跟着王港向舱门走去,后者的视线突然停在王耀的胸口:

    ”……这是……?”

    王耀也跟着低头,才发现胸前的口袋里不知何时别着一小株淡紫色的花。

    “这是……

    星辰花。”

    无声一笑。

    王耀将花朵从口袋里拿出来,反问道:

    “你知道星辰花的话语是什么吗?”

    “是什么?”

    王耀笑而不答。

    说话间两人已到门口,踏出舱门的一刻,明亮到有些刺眼的阳光洒在王耀手中星星点点的花瓣上。

    深吸一口气,王耀握紧了手中的公文包,走向铺满阳光的舷梯。

    【勿忘我。】

    ----------- 完 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原作者微博链接


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 | QWO2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