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QQ、微信已禁止访问该网页╮(╯▽╰)╭,分享时请注明从浏览器打开。 发文前请务必阅读版规 | 发帖须知!!!

APH/语c自戏-马修·威廉姆斯的梦



    • 初磨马修,ooc歉
    • BY Ethan,2020.7.30

      我赤脚踩在松软沙滩上,一些砂砾陷进趾缝。这天出奇的热,烈日将松软的沙晒的可以壁炉中的火苗媲美,它们狂热地舔舐着我的赤足,酥麻和滚烫的感觉从下蔓延至我的全身。熟悉的布料紧粘在我的后背,我可以感觉到这一身是我昨天刚收到的、新的布满枫叶的睡衣;我不知道我站在太阳下持续了多久,但我知道我已经汗流浃背,软发因为汗液而黏在了我的额头上,一点也不舒服。
      我还暂时不能知晓我在哪里,但我可以确定这并不是我舒适的家,也不会是我的兄弟阿尔的家;或许是我喝枫糖啤酒喝了个酩酊大醉,然后走错了家门?这不会发生在我身上。远处不间断地传来奇怪声响,像打雷,又像轰鸣,在我的耳边打转。
      我试图离开这片滚烫的沙滩:我尽量往阴凉的地方走,这样大概率可以遇到一些人,然后交谈,我有可能会和他们一道走,这是极好的。我扶着树或者在灌木丛旁前进,赤脚渐渐不再踩在软沙上,我开始踏进了土路,大小不一且坚硬的碎石摩擦掌面引发的不适感令我起鸡皮疙瘩。我四处观望,企图用眼睛召唤出一位当地的居民或者其他的什么人。
      夏日炎炎,不缺烈日的同时也不缺阴凉处的蚊虫,我可以明显感受到我暴露在空气里的小腿被那些该死的虫子盯上。有一些甚至已经在我身边打转,嗡嗡声吵得我的耳朵不能安宁。
      阳光从来就没有断过,树荫处斑斑点点的光点铺洒在地面,咸湿的汗珠滑落我半张的嘴里,该死的咸味在舌尖炸开,这种感觉令我不禁想起了我的那些香甜如蜜的枫糖浆。我渐渐开始萌生渴望喝下雪和枫糖浆混在一起的美味,又冰又甜的软雪滑入喉内,舒服至极。我又想到了我的爱宠,软软的爪子,和雪一样的身躯,喝着枫糖浆时在嘴角留下几滴浆液的样子是那么的可爱,在一些时候它总是能为我做出建议和安抚。我吞下口水,这样可以让我干涩的喉咙有着几秒的舒适感和虚假的充实感。我继续走着,边走边努力回想这里到底是哪里。
      我从开始就便听到了远处的轰隆声;但我却表现的宛如一位耳背或者耳鸣患者:这些声响我就没有听清楚过。以至于影响了我判断这些声响是源于什么的能力。我只能向声响靠拢,那些声响明显是人为的,至少靠近那里也代表我里人群更近一步。
      太阳开始不再固定在上空,阴凉处逐渐变多,我的小腿被虫子啃咬的面目全非,脚跟和脚板被尘土染得快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两个大脚趾被磨出了划痕,我的眼皮开始沉下去,鼻子感觉快架不住我的眼镜。我约摸已经走了一个钟头,我的耳朵也渐渐开始听得清了,那些轰隆声突然放大,就像一位耳鸣患者突然恢复般。
      开始清晰且刺耳、难听的声响刺激着我的大脑,令我开始回忆起一些过往,比如第/二/次/世/界/大/战,比如诺/曼/底/登/陆,比如朱/诺/海/滩。这些已经化为过去,化为历史,化为少年的课本里需要背诵的某些段落。我甩甩头,想将这些暂时抛之脑后,我现在做的应该是寻找出口,或者人。但这些东西莫名在脑内挥之不去,一连串字母和数字等等在我被太阳烤烂的脑袋中旋转,我恍惚着将那些词从嘴里吐了出来,就像一个喝得烂醉的人忍不了胃里翻滚的感觉于是要吐出来一样:
      “1944.6.6…诺/曼/底/登/陆/行/动…1944.……”
      我不知不觉沿路反复喃喃这已成历史的单词。在一边呢喃一边行走了五十七步后,我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      1944年6月6日,作为诺曼底登陆行动的一部分,加/拿/大第三师在加/拿/大独立第二装甲旅的协助下成功登陆朱/诺/海/滩。加拿大伞兵在当天早些时候已经降落到了这片沙滩后方。德/军在朱/诺/海/滩的抵抗很激烈,加拿大军队承受了重大的伤亡,第一波攻击的伤亡率更是达到了50%…… *
      我最后几乎是大叫出那些代表着日期的数字和字母。同时我感觉天旋地转,我前一秒还在思考的头沉了几分,重重的倒下。
      再次睁眼,一只温暖的、毛茸茸的白掌贴在我的额头上。我恍惚起身,北极熊趴在我的身上。我木讷地抬手将北极熊的手牵起,扭头四处看着,熟悉的陈设和身下熟悉的床令我安心。视角转回爱宠身上,我勾唇微笑,抬臂搓了搓它可爱的脸。
      北极熊晃晃脑袋,习惯性脱口而出:“谁?”
      “加/拿/大啦…。”
      ————
      *:来源百度。
      这篇大致是讲加做梦回到1944年的诺曼底登陆事件。关于加加,我入坑半月就开始喜欢他了,纯白温和的好孩子人设真的很讨喜,这篇是在了解加/拿/大历史和其他材料的第三天赶出来的,就算对加加的喜爱吧。ooc的话较严重,我还没有来得及理解就写戏我是屑。
      写着写着总感觉在写同人文啊哈哈哈哈看来我写戏什么的还要加强。
      以上。

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 | QWO2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