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QQ、微信已禁止访问该网页╮(╯▽╰)╭,分享时请注明从浏览器打开。 发文前请务必阅读版规 | 发帖须知!!!

[授权转载]APH/露中-[Le Papillon 蝴蝶] By:卡洛亚洛(卡洛_Jalo)[下]



  • 小伊万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冷淡地一笑:“两声~我保证阿尔你以后绝对会再也竖不起中指的。”

    小阿尔的中指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被向后折……骨骼与肌肉发出的咯咯声,以及小阿尔的惨叫,让其他孩子毛骨悚然……

    “第一次只断根指头而矣,再不还给我——你相信我能拧断你的胳膊吗,阿尔~☆”

    “住……住手……”小亚瑟喊道。

    看小阿尔还是不肯将伊莎贝拉还回,小伊万真的被彻底激怒了:“三声!”他狠力将小阿尔的中指向后折,这次绝对会……

    “不……不许欺负阿尔!”

    谁知小亚瑟拾起了地上的水管,用劲挥向小伊万的左臂……沉重的闷响展现出钢管所被赋予的巨大力量!

    瞬间,小伊万被击倒在地。被钢管击中的左臂火燎般疼痛,他蜷起身子咬牙捂住左臂……难不成自己反被那小眉毛打得骨折了?他躺倒在地放声大笑:“好!亚瑟你真是个好孩子,阿尔调丨教地真好——”

    被吓坏的小亚瑟手中的钢管扑通一声掉在地上,小家伙不知所措地哇哇哭了起来。

    “你他妈竟然让亚瑟哭!!!”

    小阿尔扑上来一拳就打在小伊万脸上,小伊万立即就鼻血不止。

    他也狠狠回敬压在自己身上的小阿尔一拳,吼道:“把伊莎贝拉还给我!!!”

    两个小家伙扭打成一团,非得把敌手打得鼻青脸肿不可……小伊万之前被钢管击中的左臂越发钻心地疼,但小阿尔却毫不留情地朝小伊万地左臂挥舞铁拳,结果被自己的眼镜反被对方打断了。一气之下,小阿尔一把扯住小伊万地围巾……

    “不行!快放开,会弄坏的!”小伊万吓得不敢有什么大动作,生怕自己一动就会将阿尔手中揪住的羊绒围巾撕裂。那是妈妈送给他的礼物!

    很高兴自己终于抓住了小伊万地把柄,小阿尔拉住围巾就照着不敢还手的小伊万打。

    “好啊混账~一条破围巾你就春夏秋冬都戴着!让我看看你有多宝贝你的破围巾!”

    他更紧地揪扯小伊万地围巾……

    嘶啦一声。

    小伊万惊恐地一低头,看到由于过度撕拉,羊绒织物裂开了一条细长的口子。

    两人沉默地盯着围巾撕口……

    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小阿尔赶忙松开手,当两人同时抬头看到彼此的表情时,他完全被小伊万吓呆了。

    “我绝对要杀了你!”

    小伊万笑道。
    ……

    小亚瑟捂着双眼不敢看,鼻涕眼泪淅沥哗啦,哽咽得一句话都说不完整:“呜,呜呜……阿,阿,阿尔……你,你……笨蛋!”
    小马修手中颤颤地端着小阿尔命令他拿着的那伊莎贝拉标本。小家伙再也不忍看小阿尔躺倒在地,金发被那紫眸的恶魔跺得肮脏凌乱……
    “住手……住住,手伊万……”尽管小马修鼓起勇气,两腿打颤地走到了小伊万面前……但他的语无伦次并没有引起小伊万地注意。小伊万单脚狠狠搓踩着小阿尔脑袋。

    “伊万你,你饶了阿尔吧……我,我,我们把蝴蝶标本还给你……对,对不起!”小马修紧闭双眼。

    小伊万狠狠踢了小阿尔两脚。

    “下次绝对杀了你!”他笑道。

    小伊万打量小马修一番,从他手中扯过装标本的橡木盒子

    “伊……伊万?”

   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小伊万抬头望去——是耀!他按约来了!
    小家伙宽心地笑了,将伊莎贝拉标本抱在胸口跑向耀。还好自己及时抢回了伊莎贝拉,耀一定会高兴的,他心想。
    小伊万满足地微笑着仰望耀,眼中流露出被表扬的渴望。伊万干了好事,他似乎在用眼神告诉耀。

    “那个孩子怎么回事?!”
    耀拉住小伊万就赶到躺倒在地的小阿尔身旁。小伊万极不情愿地挣扎,却还是被拽了过去。
    耀查看小阿尔地伤势,还好也只是些皮肉伤。

   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耀质问道。

    “伊万打我……”小阿尔虚弱地哼哼。

    “是不是这样,伊万!”耀厉声呵斥小伊万。

    “他活该!!!”看到耀竟然袒护阿尔那混账,小伊万气愤地吼道。

    “快道歉!”耀抓住小伊万的手腕。

    “去死!”
    小伊万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小阿尔做了坏事,耀却要让自己和阿尔道歉?小家伙愤怒地挣甩着手臂,却无法摆脱耀的控制。

    “我最后说一遍——向小朋友道歉!”

    “他去死!!!”
    小伊万歇斯底里地咆哮。

    但下一秒——

    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甩在了小伊万脸上!
    被激怒耀狠狠打了小伊万。

    “向小朋友道歉!”

    小伊万瞬间愣了,他向后踉跄两步,怔怔望着一脸怒容的耀。之前被钢管击中的左臂仍然疼痛难止,而刚刚被耀打过的脸颊更是生疼……抱住伊莎贝拉标本的右手此刻只让他赶到麻痹不已。
    小家伙嘴巴闭得紧紧的,绝不泄露一声抽噎,也绝不道歉。

    耀走在通往湖边的街道上,手中拿着早上从门缝中拾到的那张卡片。已经傍晚了,按约定,他正要去湖边和小伊万汇合。不知道那孩子又搞什么名堂,耀笑笑。
    虽说很多人都说小伊万是坏孩子,但耀明白绝对不是那样。他明白的……
    或许……他能改变这个孩子……不,他坚信自己能改变小伊万。
    或许……能相遇真是太好了。
    已经能看到那湖边的大树了,耀加快了脚步。

    “下次绝对杀了你!”

    咦?
    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……这是伊万?应该……
    可当他走上前去,他却看到——

    小伊万踩着一个男孩子的脑袋,从另一个孩子手里抢过一只木盒。其他男孩子都站得远远,惊恐地望着小伊万。

    伊万他……把那个孩子打成这样?耀睁大眼,望着那个被小伊万踩在脚下的男孩……眼镜折断了落在一边的草丛中,镜片碎了一地。那男孩脸上满是血迹,应该是鼻血。金发被小伊万泥泞的鞋底揉得又脏又乱……

    “伊……伊万?”耀不敢相信。

    小伊万欣喜地向他跑来。但他却更担心那个被打得男孩的伤势。
    “那个孩子怎么回事?!”耀拉住小伊万地手腕把他拽到那男孩身边。小伊万竟然一点儿都不情愿!打了人还这种态度?!这让耀恼火,但他决定先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。他检查男孩的伤势,还算不太严重,稍微处理就行。他松一口气,转而问道到底怎么了。

    男孩指着小伊万说他打他。
    耀看看其他在场的孩子,孩子们都点头。

    “是不是这样,伊万!”耀试图让自己平静地问。

    “他活该!!!”

    但小伊万不仅毫无悔意,连向男孩道歉都不肯,而且一再乱吼乱叫。
    这最终彻底消磨了耀最后一点容忍。
    坏孩子!
    一怒之下,他教训了这个欺负人的坏孩子。

    他注意到小伊万怀里抱着一只木盒。他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……但他亲眼看见,小伊万将它从这群孩子手里抢了过来。
    就是为了这个?
    所以小伊万这样欺负其他孩子?

    “还回去!把那木盒还回去!!!”
    耀拉住小伊万的手腕,将他向前一拽。小伊万又因这过猛的力道,踉踉跄跄向前几步……但小伊万拼死放抗不愿随耀走到其他孩子面前。耀霎时间揪住小伊万地后襟,将他向前拖。

    “还给人家!”
    耀想起第一次和小伊万见面时,他一看到刚羽化的大孔雀蛾,就想将它占为己有。绝对得治治这孩子的烂毛病!耀更加坚定了决心。
    小伊万说什么都不松开怀里的那只木盒。
    耀越发觉得忍无可忍……

    “你这个坏孩子!!!”

    黄昏的光色自湖面照亮两人的侧面。远处被惊起的鸦群振翅飞鸣……

    耀盯着小伊万。却发现之前一直忍住不哭的少年睁大双眼,无助地望着自己。慢慢地,硕大的泪珠终于满溢少年的眼眶……他哽咽不已,喉头上下颤动。
    小家伙茫然地微微摇头。
    落下的泪珠凝留在唇际,他更加猛烈地摇头,不断涌出的泪水淌过刚刚被耀打过的脸颊,火辣辣地疼……

    耀忽然很后悔自己说了这样过分的气话,但话已出口,已经毫无挽回的余地了。

    “大哥哥,不是这样的……那个……那,那个,木,木,木,是伊万……”小马修跑过来想向耀解释,木盒是伊万的,并不是他抢的。但小家伙呜呜咽咽,完全辞不达意。耀也完全没注意到这个抱白熊玩偶的孩子到底说了什么。

    “还给人家,把这木盒!”耀决心一定得好好管教这个孩子。

    泪珠接连不断地滚落,小伊万紧咬下唇,更加抱紧了胸前的橡木盒,小家伙不停地摇头,仍耀怎么说教——就是绝不把木盒交出来!

    耀皱眉,看了一眼身边抱小白熊玩偶的那个孩子还是一个劲儿地边哭,边叽里咕噜说些别人听不懂得东西……他摸摸那孩子的小脑袋,转眼瞪着小伊万。

    “交出来!我数三声——1声!”耀斥责道。

    “不……不是的,这个是伊万的!”小伊万护住胸前的伊莎贝拉标本。

    “2声!”

    “伊万的……伊万的,不行……这是伊万的啊……”小伊万泪眼婆娑,他狠狠瞪着旁边的小马修吼叫道,“你这个混账快告诉耀这是我的东西啊!”
    但小马修被吓坏了,哭得更是什么都说不清。

    看到小伊万不但抢了其他孩子的东西,竟然还威胁人家让人家说那是他的东西,耀更是怒火中烧。

    “3声!”
    耀硬生生扳开小伊万的小胳膊,将木盒从死命挣扎的小伊万手中抢过来,放到小马修的白熊玩偶脑袋上。他并没有看到那木盒到底是什么。小马修拿着木盒想将它还给小伊万,但小伊万被耀捏住手腕拖走了。
    “回去了!”耀拉着小伊万要离开……
    小伊万一直盯着那只木盒,向着相反的方向和耀较劲……右腕被耀卡住,小家伙费力地伸出受伤的左臂……每个关节绷得僵硬,颤动……他伸手想去够那伊莎贝拉,但却敌不过大人的阻挠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指尖与伊莎贝拉间的距离不断扩大,仿佛张裂的边界。
    不行的,那是给耀的!
    小家伙奋起却仍无法挣脱,两脚使力蹬在泥土中,但仍无法不让自己被往后拖走。
    那是伊莎贝拉啊!
    伊莎贝拉!
    能实现耀的愿望的伊莎贝拉……
    委屈的泪珠始终无法止住,但小伊万不在乎,他脑中只有那只越来越远的伊莎贝拉。

    “那是耀的!我……我给耀的……来实现耀的愿望的伊莎贝拉啊!”

    耀回头,狐疑地看着那个孩子。
    这么说来。他才注意到这个孩子身上也受伤了。小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暗色的血痂被眼泪晕染开,如同道道鲜红的油彩……耀的眼神柔和下来,他蹲下身好让自己和孩子能平视……小家伙一直忍着不哭出声,小小的下唇都被咬破了……耀掏出手巾,轻轻触上小伊万的面庞,为他擦拭脸上的鼻血……
    “疼吗……”
    小伊万摇头,但耀心里很清楚,因为当手巾一碰到小家伙脸上青紫的地方,小家伙就不住微微颤动。
    耀的手摩挲着小家伙红肿的脸蛋,那是刚刚自己打的……一定很疼吧……耀低头,看到小家伙的羊绒围巾裂了一道口子,他试着合拢那道裂口,但手指才一松,裂口立即又张开……耀望向小伊万,小家伙盯着自己被撕裂的小围巾,泪珠愈加汹涌地滑下,落在围巾上晕开点点深色的水迹。

    “回去我帮伊万缝,好吗?”耀抱住小伊万。

    “嗯……”
    小家伙搂住耀,小脑袋靠在耀的肩上……

    “诚实地告诉我,伊万……那个木盒到你是不是你自己的东西。不可以去抢别人的东西,不可以欺负小朋友,我只是想教你这些……”

    小伊万颔首:“那是伊万的……被他们抢走了,伊万……伊万只是把自己的东西要回来……”

    对不起……是我错了,对不起,伊万……” 耀抚摸着小家伙刚才被他打的脸颊,低声说道。

    “那是什么……?”耀接着问。
    小伊万望向耀所指的方向——

    橡木盒。

    “那是伊莎贝拉啊,耀!”

    小家伙瞬间就笑了,这笑容大概是耀所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笑了。明明上一秒还泪流不止,现在却能将如此明朗和煦的笑从心底绽放而出,仿佛在晴好午后盛开的向日葵……一个人真的能这样微笑吗?笑得让自己完全忘记脸上尚挂着泪珠,笑得眼中完全只有那个对自己如此重要的人。

    耀望着小伊万,口中呢喃道:“伊莎贝拉……?”

    “我为耀找到的蝴蝶!为了实现耀的愿望而出现的伊莎贝拉!耀你知道么——你的愿望能实现了!能实现了啊……所以,请原谅我吧,耀……”

    “伊万……为我找到……的?”

    “嗯,”小家伙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笑道:
    “伊万 . 布列津斯基准尉圆满完成特别战斗任务,向您汇报,长官!”

    耀笑了,也回敬小伊万一个军礼,“是!任务完成得非常好阿鲁,布列津斯基准尉,我授予你‘国家荣誉勋章’!”
    他紧紧抱住小家伙,只觉得喉咙酸涩。小小的孩子竟然这样温暖……耀再次回忆起自己抱着湾儿,坐在夕阳照耀的海棠花下……兄妹就静静拥抱着,一同望着落日敛起天边最后一抹金红……
    现在……应该很幸福吧?耀苦笑。

    “谢谢你,伊万……能相遇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
    耀笑着吻上小家伙的额头,小家伙不好意思地嘟起嘴扭过头望向别处,其实心脏怦怦直跳。

    “大哥哥!”
    孩子的喊声让耀和小伊万同时回过头……

    是小阿尔。他逆光站在两人面前,手中拿着那只伊莎贝拉标本。

    “大哥哥……这个蝴蝶标本……确实是伊万的。是我把它从伊万那里抢来的……”小阿尔垂下小脑袋,低声说道。

    小伊万走到离小阿尔几步远的地方,两人对视了许久。终于,小伊万开口缓缓说:“把它还给我,阿尔。”
    “是啊……确实这是伊万的东西,我不该抢的。不过……你下手也真够狠啊。”小阿尔笑着指指脸上的淤血。

    “我道歉,所以请还给我。”

    “道歉?”小阿尔笑了,继续说:“伊万竟然会道歉?好啊,但是不是那么简单的哦,你得补偿我。”
    小伊万颔首。
    “好吧……告诉你我要什么补偿……”小阿尔伸手递出伊莎贝拉标本——

    小伊万刚想去接那橡木盒……但他却抓了个空?!

    “见鬼去吧!”
    小阿尔转手狠狠一挥手臂,就像红袜队(米国一支很受欢迎的棒球队)职业棒球投手那样,将伊莎贝拉标本高高抛向湖面——

    紫罗兰色的眼瞳中映出那伊莎贝拉标本在红霞中缓缓升起又落下……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……

    瞬间,湖面溅起水花,以水花为圆心,波纹晃晃荡荡辐散出一圈圈金色的涟漪。

    伊莎贝拉标本沉了下去。

    “我就要这样的补偿好了!”小阿尔吼道。
    当所有人才刚刚反应过来——小阿尔为报复小伊万,而将伊莎贝拉标本丢到湖里时……
    还不到一秒的功夫,扑通一下湖面又激荡起白花花的波纹……巨大的水声才让他们又猛地意识到——

    小伊万竟然跳入了湖中!

    Chapter. 17 [伊莎贝拉 Isabella ]

    “Ой,какая прелесть!(啊,真漂亮)”

    小伊万咯咯笑着,两只小手交叉着将一本厚羊皮封壳书捂在胸前。那是他刚刚收到的3岁生日礼物。
    小家伙搬来一个小凳子,将书本摊放自己腿上。指腹摩挲过质感粗糙的小羊皮封面,小家伙用指尖顺着书壳上的烫金花体字符勾勒着,口中缓缓读出他所抚过每一个单词……

    “ 《万尼亚的冒险》 ”

    小家伙极小心的翻开扉页……墨绿色手写字体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金光——

    “给我们最亲爱的儿子”

    这当然是绝版书,世上仅此一册!妈妈就是作者,爸爸负责插图——专门为小伊万而写的故事书。

    “Вы очень любезны!(您真好)”
    3岁的小伊万仰头望着那个正抚摸他小脑袋的人,眼神中含着笑意。

    “Mama...”

    睁开双眼,仅有7摄氏度的湖水刺得他两眼疼痛。尽管刺骨的湖水让他本能地打颤,而且湖水中能见度很低,再远处就是越来越浓稠的黑暗……
    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适应在水下的一切。

    但是他猛然清醒地意识到——自己是在湖水中!瞬间的晕眩后,小伊万有些害怕了。
    他有些担心自己跳进湖里时没来得及呼入足够的氧气,他也担心万一自己在水中腿抽筋……

    小伊万一低眼,隐约看到不远处有一具木盒正缓缓下沉……

    伊莎贝拉!

    现在他脑中的全部,就只剩“伊莎贝拉”。
    小伊万蹬掉鞋袜,努力向那下沉的木盒游去……

    蓝绿色的鳞粉随着簇簇的银亮气泡向湖面升起……

    小伊万忽然想起夜风将他脚下破碎的蝴蝶碎片带向遥远的山间……

    是他毁了耀的希望。

    如果那是他犯下的罪过。

    那么现在这只伊莎贝拉……足够赎罪吗?

    刚刚踩坏了耀千辛万苦才捕到的伊莎贝拉,被耀撇下在深夜山中的旷野。

    小伊万独自走着。
    他想耀绝对是不要他了,毕竟刚才是他踩坏了耀……小家伙本来想过去和耀道歉,回到帐篷里。
    但是他不能。
    难道歉意就能逆转时光,就能让破碎的伊莎贝拉整合得完美无缺,就能让耀用它去实现自己的愿望?
    小伊万想起自己3岁时也曾弄坏了爸爸画的一幅《夜莺与蔷薇》。

    为什么自己老是这么不可饶恕呢?

    他努力回想当时自己到底有没有被爸爸原谅……

    被宽恕,还是被驱逐?
    他一时记不清了。

    无意间的仰头,小伊万被璀璨的星空深深吸引住了。

    “小星星……”

    小伊万想起了那首童谣,那首妈妈曾经常唱起的,总是能让他安心的儿歌……
    他久久凝望着那穹窿的群星,仿佛散落在墨色天鹅绒上的珍珠,晖芒和遥远的歌声一样温柔……

    小家伙跪下,仿佛最虔诚的圣徒,向三千万星辰祷告……

    “神啊,恳求你实现耀的愿望吧……是伊万踩坏了耀的伊莎贝拉,若不能赎回这罪,伊万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……

    “神啊,如果能让耀能再次得到伊莎贝拉……我愿付出任何代价。”
    小伊万十指合实,对满天繁星喃喃低语。

    倒映在眼中的星空让他无比深切地体会到,《小星星》的歌词描写得到底有多贴切……

    [ Up above the world so high, ]

    [ Like a diamond in the sky;]

    小伊万拼命向湖的更深处游去,他一直无法赶上伊莎贝拉标本下沉的速度。
    衣物紧贴在肌肤上,在水中又紧又重。
    当你在水中,你会有种莫名的压迫感,不安感。因为你无法像在陆地上那样畅快地呼吸。况且这是一个湖,不是学校的游泳池,更不是一个浅水塘!

    小伊万觉得自己快憋不住了,肺部越发让他感觉到逐渐递增的沉重,腹部也酸疼得让他实在忍不住想要立即大吸一口空气。那种对空气的渴望,仿佛一股巨大的力量,自肺腑深处顶上来,反复冲撞着口鼻对外界的封锁。

    小家伙终于忍不住张开嘴……

    口中冒出一串气泡,但他反被呛了一大口湖水。

    矿物质及藻类的潮腥味瞬间灌了他满嘴,差点让他更剧烈地咳嗽,还好小家伙赶忙自己捂住口鼻。

    自己会死吗?

    他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。

    缺氧的痛苦让这个小家伙明白——自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    难道就这样回去?

    但那只被自己踩碎的伊莎贝拉,却久久浮现在他眼前……

    看到深处的手臂与伊莎贝拉的间距逐渐缩小,小家伙鼓起勇气,摆动两腿游向叫人无法看透的,黑暗的湖底……

    “伊莎贝拉今夜也不会出现了吗?”

    小伊万用树枝拨弄着篝火,望一眼远处吸引夜蝶的纸灯笼,白幕上丝毫没有伊莎贝拉的影子。小家伙失望地垂下小脑袋。
    耀摸摸小家伙,柔声说道:“我想她总会出现的,不着急~”
    小家伙望向那微笑的东方人,但谁又看不出来他对找到伊莎贝拉的渴望?

    找到伊莎贝拉,然后回家——这就是耀的愿望吧?

    “万一今年找不到呢?”小伊万问。

    “那就明年再来阿鲁。”

    “明年也找不到呢?”

    “那后年!”

    “诶~那要是一辈子都找不到呢?”小家伙叫道。

    “这个……”
    耀苦笑着的样子让小家伙觉得很好玩儿,他心想要是耀永远都找不到伊莎贝拉,那么耀就会一次次来到这里……他们就每年都可以见面了!伊莎贝拉不出现最好。

    耀思索了一会儿,笑着说:“那就找一辈子吧阿鲁……”

    听到耀这么说,小家伙忽然很想收回刚才自己那自私的想法。要是一辈子都没法找到伊莎贝拉……
    那不就是说——

    耀的愿望永远不可能实现了吗?

    小家伙有些伤感,赶忙对耀说:“不会的!伊莎贝拉明夜就会出现了!真的!”
    “呵呵,伊万的话会有那么准吗阿鲁~”
    小家伙拍拍胸脯笑道:“当然!伊万看星象就知道了~厉害吧嘿嘿~☆你看,那个是小熊星座哦!”
    小家伙指向夜空中闪耀的群星。

    “哦~”耀假装赞同地拖长发音,但他转而一笑,“那是北斗星……伊万……”

    “啊……嗯……我……我是考考你的!真是,耀竟蛮有两把钳子的嘛!”
    小伊万红着脸咳两声。

    “是‘有两把刷子’……”耀纠正小家伙的语法。轻声笑道:“不过……北斗星是大熊星座的尾巴呢阿鲁~”

    “你看你看!伊万说得没错吧哈哈!反……反正都是熊~☆”

    “伊万你知道吗……在过去,人们就靠北斗星来辨别方向。只要星星仍在夜空闪烁,人们就总能找到旅途的方向阿鲁。《小星星》里也有这样的歌词吧?”

    “那耀也能找到吗?”
    见耀颔首,小家伙再次笑了。

    [ Then the traveller in the dark, ]

    [ Thanks you for your tiny spark ]

    [ He could not see where to go ]

    [ If you did not twinkle so; ]

    由于缺氧,小家伙全身酸疼。湖水冰冷得几乎要麻痹他的神经。

    他呛进的湖水更多了,这窒息感让人绝望。

   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潜下了多深的水……几米?十几米?几十米?

    衣物就像沉重的铅层般消磨着他最后一点气力。
    好累啊……小家伙晕眩不已,他甚至有点记不住自己到底在哪里,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了……

    会死吗?

    为什么会忽然想到这个?他也不知道。只是意识层中不断浮现出这个句子——

    [ 会死吗? ]

    青绿色的湖水中,小家伙的金发随着湖水而向上漂曳。
    在液体的传播下,连最微弱的波动,都仿佛轰鸣般震斥着他的耳膜。
    手脚好像不太听使唤了……

    小家伙伸出手,指尖已经蹭到那伊莎贝拉标本……但他再没有气力去抓握住木盒了。

    自己真的是不行了。

    意识似乎随波愈渐漂远,他最后望了一眼那在湖水中沉没的蝴蝶……

    木盒翻转过来,顶部的玻璃闪过一道刺眼的银光。
    他看到玻璃的镜像倒影中,自己疲惫的神情……透过幻影,他终于再次看到了她——

    巨大的青金石色羽翼仍旧优美地舒展开来……让人想到那十字架上耶稣伸展开的两臂。
    她就这样,保持着死亡瞬间的仪姿。
    若不是看到蝴蝶腹部那枚银针,你甚至会以为她随时都可能再次轻扑彩翼,消失在你望之不及的暮色中……
    就仿佛微睡的贵妇人,只要你轻声踱步到她身旁,在她耳边喃喃低语,她就会从酣甜的睡梦中苏醒……

    她就是被冠以[伊莎贝拉]之名的稀有蝴蝶。

    她就是传说中,能实现愿望的蝴蝶。

    她就是耀甘愿用尽一生来寻找的——回家的路……

    耀,耀……你一直都很想回家,对吧?
    想看到妹妹的笑容,想和家人们再次拥抱在一起,对吧?
    不愿继续在孤独中颠沛流离;不愿再独自面对满满一桌年夜饭以及四只摆放好的空碗;不愿再折下枝头盛开的海棠花,却只能一遍遍回忆着妹妹的笑容,将孤零零的花捧在掌心……

    对……你想要回家。

    小伊万虚弱地笑了。一只蝴蝶,竟然就能找回耀的家……
    如果伊莎贝拉能换回爸爸妈妈,那么自己同样愿意用尽一生也要找到她……哪怕是用死来交换伊莎贝拉,也愿意去追寻她。
    小伊万忽然想起了爸爸妈妈,《万尼亚的冒险》,以及每一个夜晚在自己的床边被妈妈柔声唱起的子守歌《小星星》……他想起了他的家。

    [ 家 ]

    自己已经永远失去,但若是找回伊莎贝拉能找回耀的家,他就绝不后悔。

    那么……

    就让我来实现你的愿望吧……

    小伊万咬牙奋力一冲,紧紧抓住了伊莎贝拉标本!
    但他最后一丝意识,却也被呛进喉咙的湖水卷溺入无尽的黑暗……

    [ 我所为你找到的……回家的方向。 ]

    那只被小伊万捂在胸口的伊莎贝拉仍然在下沉。

    随着她的小主人,蝴蝶仿佛被湖底虚有的磁场吸引,就要沉陷入那深渊中,永无明日的梦境……

    3岁的小伊万碰倒了墨水瓶,毁了父亲的插画。害怕被责备的小家伙爬上庭院中的大枣树,躲着不敢出来。他觉得只要一回家,爸爸准得打死他……
    小家伙坐在枣树的树杈上,独自哭泣。

    “都是因为我,都是因为我……是我毁掉了爸爸的画……是我毁掉了小夜莺不惜代价去寻找的红蔷薇……自己一定永远都不会被原谅了!一定是这样的!他们一定会忘了我,然后我就孤独地老死在这树上了……

    “爸爸再也不要万尼亚这个坏孩子了呜呜呜……”

    小家伙伤心地抽噎着,脑中全是那朵小夜莺用心头的血液染红的蔷薇花……
    两只小胳膊紧紧搂住树干,小脑袋耷拉地倚着大枣树,就好像大树是他唯一的亲人似的。
    肚子咕咕直叫,小家伙觉得自己已经前胸贴着后背了。他们现在……在吃饭了?吃什么?炖肉汤,烤小牛肉,还是其他什么的……小家伙摩擦着肚皮,咽了口唾沫,沮丧地垂下头。
    “爸爸妈妈真的不要伊万了……”
    躲在树上的小家伙,自己悄悄抹眼泪。但他立即屏住呼吸,两眼紧盯着树下任何一丁点儿动静……

    有人来了!

    是……妈妈?小家伙紧张地一动不动,生怕碰落一片枯叶,让妈妈发现他就藏在树上。
    但妈妈只是向四周张望,似乎没有发现他……小家伙终于舒了口气。

    妈妈其实已经发现他了,却还是假装不知道小儿子就坐在树杈上。

    她坐在树下的草坪上,倚着大树,自言自语般笑道:“天气真好啊……可是我的小万尼亚可躲到哪儿去了呢?”
    小家伙在树上捂着嘴得意洋洋地偷笑。

    “午饭时小万尼亚最喜欢的炖肉汤呢……小娜塔莎竟然把她哥哥的份都喝光了~”

    小家伙顿时脸色煞白,肠胃咕噜叫。娜塔你这没良心的记着!以后你绝对嫁不出去,哼!小家伙又难过,又生气,脑子里全惦记着他那份被娜塔喝掉的炖肉汤。

    妈妈当然知道树上那小淘气现在是个什么心情,继续说:“不过……我给小万尼亚留了一份呢。”

    小家伙一听,顿时笑逐颜开。

    “但找不到小万尼亚,他也喝不了啊~最后肯定还是会被小娜塔莎抢走吧?”

    小家伙又哭丧着脸,思念起他的午餐来。

    妈妈觉得自己就像在逗小动物,,不禁呵呵笑了。她轻声说:“难道犯了错就是坏孩子?”
    小家伙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,他想到自己是闯了大祸……看来妈妈也已经知道他把爸爸的画毁了……

    “不,我的小万尼亚永远不会是坏孩子,因为他用与生俱来的勇气——勇敢承认错误的勇气;面对挫折的勇气……以及即时暂时孤身一人,也会努力去寻找爱的勇气。小万尼亚,我们的小儿子……我们的骄傲。”妈妈在小伊万的印象中,总是温和端庄,爱笑却也不失仪态的美丽女性。那种孩童特有的笑靥总是能从她的面容上被看到,或许父亲就是心仪这样欢快纯净的笑容,所以才被母亲深深吸引的吧?后来回忆起,伊万想自己之所以时常显露笑容,大概也是受了母亲的影响吧……

    当时听了母亲的这番话,小伊万非常吃惊。他原以为自己已经被抛弃了。

    “不论何时,我们都爱着万尼亚。 ”
    妈妈的声音仿佛他们身周和煦的温风,伊万对这个声音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即便当很多年后,他已长大成人,这个湖水般宁静的声音也总会出现在他梦里。

    小家伙又想哭了,但可不能让妈妈发现自己在这儿!
    或许……他应该从树上下去,向爸爸道歉。但小家伙没动,因为他看到爸爸也走了过来。

    同样,在他看来爸爸似乎也没有发现他。当然,其实爸爸心里也很清楚,毕竟……他们的小儿子平时一玩藏猫猫就喜欢往这棵树上躲。
    爸爸并肩坐在妈妈身旁,握住她的手说:“找到万尼亚了吗?虽然他弄脏了插画,但是……”

    小家伙倒吸一口冷气。

    “但是我并不觉得他是坏孩子。”爸爸接着说。

    小伊万竖起耳朵仔细倾听,生怕弄混一个发音……

    “我的儿子很勇敢,一定会主动认错。我不会怪他,画毁了可以重画,但万尼亚……是我们唯一的儿子,是被深爱着的,我们的孩子。”

    真的吗?小伊万惊异地够头望着大树下的爸爸妈妈。

    “亲爱的,让我们再想一篇《万尼亚的冒险》 ,好下次讲给万尼亚听。”妈妈笑道。
    爸爸点点头,两人一边讲冒险故事,小伊万就一边趴在树枝上听。

    最后,妈妈再次唱起了《小星星》 ……

    “你知道吗,亲爱的,我想……其实无论万尼亚在哪里,‘爱’总能找到他。”妈妈说。
    “爱……?”
    “嗯,因为我觉得万尼亚就像小星星,即便在黑夜也能闪耀光芒……人们总是能靠星星找到方向,对吧?”
    “确实如此。”

    “所以……万尼亚就是小星星,能指引‘爱’找到他。”

    “他将会是勇敢的万尼亚,坚强的万尼亚,被爱着的万尼亚!”爸爸笑道。

    “我是……小星星?”
    小伊万当时并不太弄得懂。
    直到后来他踩坏了耀的伊莎贝拉,独自走在旷野中向星星祈祷,最终还是被耀紧紧拥抱……
    那一刻,他才明白妈妈的意思——

    那就是相信你爱着我,你一定会来找到我。

    [ When the blazing sun is gone ]

    [ When there nothing shining upon ]

    [ Then you show your little light ]

    [ Twinkle twinkle all the night ]

    小伊万沉向深不见底湖水,怀里仍紧抱着那只伊莎贝拉。
    那将大概会是个漫无止境的梦吧……
    寂静的死亡。

    [ Twikle, twinkle little star, ]

    [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… ]

    但就在电光火石间,他感到一股力量将他从那个梦的边缘往回拉……
    究竟是什么呢……?
    模糊间,他觉得似乎是……对,自己的手被一另只手紧紧握住。因为在湖水的冰凉中,那只手的温暖是那样真切,仿佛瞬间就打碎了虚空的寒冷。那温暖像什么呢?小伊万在脑海中努力搜索着,希望能找到最恰当的形容。到底像什么呢……午后被晒暖的草地,春日的微风,还是其他什么的?他想不起来。
    先是那只将他向上拉的手,接着就是一个拥抱……
    小家伙知道自己被人怀抱,而那人借助浮力带他奋力向湖面游去……

    混沌中,他似乎看到那个人的双眼……

    深邃的琥珀……对,那个人拥有的如此色泽柔和的眼瞳。

    耀。

    你来找我了。

    他忽然想起来了,当属于那个温暖的怀抱的形容……那就是“光”啊!

    耀搂住孩子的腰,憋足了气向上游。
    他看了一眼怀中的小家伙,缺氧造成可怕的紫色已经在小小的双唇上浮现。他知道自己得更快些,否则这个孩子真的会溺死在湖里。

    当冲破湖面的那刻,耀反而想起了小在伊万跳下湖的那瞬间他害怕了,比任何时刻都要害怕。
    耀抱着小伊万向湖岸游去,他还是忍不住冲奄奄一息的小家伙吼道:

    “要是失去你怎么办!混账!”

    他潦草地揉揉双眼,对岸上的孩子们喊,打电话救护车!

    和你比起来,伊莎贝拉算什么!
    还有什么会比你更重要?

    “没有任何事物会比你更重要了……你这个傻瓜……”
    耀更紧地抱住了小伊万。

    你知道光芒的名字吗?
    那即是——

    【 你 】

    我的小星星。

    Chapter. 18 [ 大孔雀蛾 Pacock Falena ]

    医院廉价的白窗帘微微扬起……手中捧着一只削好的苹果,少年望向窗外的光景。
    仿佛等待着什么,少年静静保持着半躺在病床上的姿态,任午后的光线在他面庞上描摹出浅薄的光影……

    尤利娅就守在少年的床边,带着满足的微笑,为少年缝着那条被撕裂的围巾……

    病房的门被轻声开启的霎间,少年猛地转头向门的方向,然后小家伙笑了。

    “耀!”
    他微笑着唤出那个人的名字。

    前来接小家伙出院的东方人也笑了,向小家伙敬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    被从湖中救上来后,在医院住了一天,小伊万就能出院了。要知道,医生们都说小家伙当时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被淹死了。
    出院那天,耀开车来接小伊万和尤利娅。
    回家后,负责看家的小娜塔哭着勒住小伊万的脖子就不放,尤利娅费了好大劲儿才把她从小伊万身上拉开。
    兄妹三人和耀一起愉悦地共进了晚餐。

    但是当耀告诉一家人——自己不久就必须回国后,小伊万就一直提不起精神。
    其实那只伊莎贝拉标本被水浸泡过以后就坏掉了,而且竟然要离别,所以小家伙实在难以掩饰自己的沮丧。
    耀告诉小伊万,自己明年还会继续来寻找伊莎贝拉。

    离别那天,小家伙一直拉住耀的手不放。

    “你会忘了伊万吗,耀?”

    耀笑了:“那伊万会忘了我么?”

    “不会!绝对不会!死也不会!”小家伙叫道,抱住耀的腿蹭蹭着。

    “那我也一样呵呵阿鲁~对了,一直想要送给伊万这个,就是一直没机会呢……”耀从行李中翻弄出一只橡木盒,小家伙一看就兴奋地跳起来。

    那是只蝴蝶标本。

    “这就是那只我和伊万一起见证了她的诞生的大孔雀蛾阿鲁~答应过送给勇敢的万尼亚的,于是把她制成了标本阿鲁。”

    小家伙小心地捧着,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孔雀蛾标本。
    她是全欧最大的,华美的夜蛾。
    栗色的天鹅绒外衣,白色的毛皮脖套。灰白相间的翅膀,中间段上横着由暗白“之”字连成的波浪形线纹。外缘由一圈表面呈黑色调的白边。正中央长着一个圆点,就像一只由黑瞳孔,红光阑组成的大眼睛。这圆点周围,怀抱着黑,白,褐,红各种颜色的弧形线条。

    “你知道吗,伊万?就像每种花都有话语——每种蝶蛾也都有自己所代表的‘蝴蝶语’阿鲁。你知道……大孔雀蛾的蝴蝶语是什么吗?”耀笑着抚摸小伊万的小脑袋。
    看小家伙摇头,耀就从行李中掏出那本《世界蝴蝶图鉴》,说:“那这本书也送伊万了,记得回去翻翻大孔雀蛾的蝴蝶语阿鲁~”

    “耀!”

    “什么,伊万?”

    “我长大了……就可以来你的国家找你吗?”

    “当然阿鲁!”

    “到时候我们就结婚吧!”小家伙红着脸喊道,惹得街上的大人们一阵轻笑。

    耀苦笑,典型的东方式含蓄推脱,“那个……再说吧,哈……”

    “我一定会来找耀的!”

    “是吗,呵呵~那拉钩阿鲁?当然,可不是结婚那事啊!”

    “拉钩!撒谎要吞千根针!”
    小家伙哽咽不已,舌尖音与卷舌音都分不清,最后声音就混在一块儿,变成了连续不断地嗡嗡声。
    耀弯下腰,轻捧住小家伙的脸颊……

    将温柔的亲吻落在小家伙前额……

    “我爱你哦,伊万~” 耀笑了。
    很难得,他没有像个传统的东方人那样表达情感。

    对我来说,你永远光芒闪耀,为我指引你所在的方向……

    再会吧,我的小星星。

    终有一天,我仍然能够再次找到你。

    又是一个晴朗的午后,小伊万翘课跑到湖边去看书。
    他带上了那本厚厚的《世界蝴蝶图鉴》,以及那只大孔雀蛾标本。
    趴在草坪上,小家伙看了一眼时间。嗯——和小阿尔约好的单挑在下午5点,现在还有整整四个小时可供他消磨呢。
    小家伙打了个呵欠,信手随意翻着蝴蝶图鉴。

    无意间,他翻到了大孔雀蛾的那页!

    小家伙兴奋地盯着图鉴看了好几遍,直到都背得滚瓜烂熟。
    最后,他合上了蝴蝶图鉴,笑道:

    “等伊万长大成了探险家,第一站就去中国!”

    纸页上所写:大孔雀蛾的蝴蝶语——

    【 少年时代的友情 】

    Chapter . Final [ 蝴蝶 Le Papilion ].

    世界上共有一万四千种蝴蝶。
    因为将美好的感情寄托在了蝴蝶身上,所以人们给它们冠以关乎“美丽”的名字。
    其中,有一种稀有的蝴蝶能实现找到她的人的愿望。而那种蝴蝶被称为:

    [ 伊莎贝拉 ]

    E N D.
    原文完结于 2009年8月23日星期日 4:42 a.m

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  原作者的LOF主页
    微博主页

    将文字版发出来仅仅是方便同好观看,搬运的原意也仅是让同好看到被贴吧清除的好文,绝无其他用意。


    喜欢本文的小伙伴可以写长评给作者,让作者感受到你们的喜欢!如果不会写长评可以私信或者在微博上和老师聊聊感受也可以的!卡洛老师是我见过性格最温柔最好说话的老师!欢迎大家找她玩!



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 | QWO2D